陆澄Robyn

Lofter潜水。深交小窗企鹅。CP洁癖。冬盾,EC,EM,Evak,AM,Janto。RPS:Jewnicorn,Brolin.雷Stony。铁人无感。本命CE,卷西。

占tag致歉。碎碎念一发。
我想这部剧不仅是对我们,也对演员有了很大的正面影响。也许一开始远不完美,但若你正在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不会吝啬一点期望。

I'm glad that SKAM is shaping u into a  better person.

顺带。对第六集22号才回归的感到十分崩溃,大概是第四季关于宗教的话题个人比较感兴趣,特别想看到Julie想表现出的对其正确解读。宗教与生活的冲突已经大部分触发了,一小部分冲突也得到了解释。Anyway,Julie is the best ghfhf!gshhsj.

继续无视配图。不占tag。
不是因为女朋友脱的粉。
这句话要说几遍一些人才能理解重点根本不在这里呢。

画给我最爱的人。桃生日快乐。

一封写给Chris Evans的情书 - 大桃子0613生日快乐

I love him.Like.So much.

纪翌:

某个姑娘在我仍在睡着的时候给我发了一条私信,“我想起来以前还跟你要水蜜桃的图,不要猕猴桃的。我真是傻。人生就是不停的变化。你见他第一眼的时候永远不会知道以后你会爱他多深。”




我第一次看见他本人的时候,他和Sebastian一起站在摄影棚里,他不知道说了什么,逗的Sebastian笑的前仰后合。我说我可以拍一张抓胸照吗,他就仰着头大声笑了起来,说,没问题,亲爱的,当然了。




他那时在为Gifted的舅舅桃减重,身上的肌肉都消减了,瘦瘦高高的站在那里,让人觉得,原来CE本人这么小只啊。可是他抱你的时候,会用手扣住你的手,把你整个人都收进怀里。我当时就想,这个人的男友力真是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必害怕。




我第二次看见他的时候,他站在颐堤港的台子中央,人们喊着他的名字,喊着他扮演的角色,他把外套脱下来姑娘们就尖叫成一片。我站在台子下的黑暗中,和所有疯狂的人群挤在一起。




那时明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白的似乎都在灯光下反光。他做了个手势,我们就大声地喊TeamCap、TeamCap,他就笑的很开心,又带着点小得意。到处都是黑暗的,只有他是亮的,只有他站的地方是明亮的。




我第三次看见他的时候,他看上去有点疲惫,眼圈下冒出一圈深重的眼袋,撩起外套遮住自己打了个喷嚏。我说话的时候他用puppy一般的眼神望着我,脑袋跟着我一点一点。当他听懂我说了什么时就笑了起来,瞳孔里有星星在灯光下一点一点闪着光。




各种传闻在社交网站上流窜,我担心极了。紧张到一冲进摄影棚就面向他盯着他,连他身边的人穿什么衣服都不记得。他很高,我仰望着他,他笑起来,说,hi,sweety。我的灵魂都出窍了,灵魂从僵硬的身体里逃窜而出,尖叫着在整个摄影棚里狂奔逃窜。




我似乎对他提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要求,抓胸,亲额头,在我的锁骨上签名......他在签名的时候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一笔一划地把他的名字写在我的锁骨上。当他结束的时候,他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们。他听上去对此特别真诚。




我知道迷妹们对他提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要求,但是他似乎从来没有拒绝过。他有时候看上去很疲惫,但是你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说,hi,Chris。他就知道你爱他,他就会抬起头来很恳切地很像一只大puppy一样地对你笑。




他其实不是很擅长应付这个,红毯也好,粉丝也好。他也没有很热爱这个,他更喜欢他的家乡,波士顿,他更喜欢跟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和他的工作呆在一起。但是他知道人们期望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他很努力。




他是我见过的最真诚最恳切的人。




他是一个特别敬业特别努力的男人。




拍摄《队3》直升机的那场戏时,他拉伤了胳膊,他皱着眉头说起,都已经过了五个月了他的胳膊还会痛。他的眼睛有点敏感,闪光灯一直拍的时候就会把眼睛眯起来一点。拍摄坠水的那场戏时,他在水下呆太久眼睛感染了。《队3》的工作人员在补拍时发了一条repo,说他那天工作了15、16个小时,说他棒极了。




他在还是个少年时给上百家经济公司写信自荐,去无数电影选角片场试演。他并不避讳,记者问他对想要步入演艺圈的新人有什么建议时,他特别认真地谈起他在那时写的这些自荐信来。就好像娱乐媒体真的是靠自荐信访谈而不是明星的传奇经历博取版面一样。





他是一个热爱他所饰演角色的男人。




他曾经带着点害羞又带着点骄傲地说,虽然我不希望自己听上去很自信,但是我了解Steve Rogers的方方面面。他说起Bucky Barnes时说,Steve终于能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很替他感到高兴。我想他是真的很替Steve高兴。




大概是因为和队3的合同就要到期了,他总是在《队3》的采访里用那种老年人一样又怀念又感恩的语气谈起饰演队长的这六年。他说他习惯了在第二年开始新的电影,他害怕离开,他害怕没有下一部电影。他说队长这个角色远比他本人宏大,他愿意为了队长的故事线做一切漫威需要他做的事情,如果这意味着把盾交给别人,他就愿意这样做。




又长情,又忠诚,又真实,又恳切。





他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的男人。




在我只认识Steve Rogers而不了解Chris Evans的时候,他说起初并不想接拍美国队长这个角色时,我惊讶极了。这可是美国队长,全美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这可是漫威,全球最会拍超英电影的公司。可是他不这么想,他害怕被超长片约束缚住,他害怕不能做他想做的事情。他说他不喜欢动作片,他喜欢文艺片。




所以我很高兴有了<Before We Go>。一共只有300万成本的小制作影片,但是这是他自己担任导演的影片。是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学院派教育摸索出来的影片,是他带着自己的小团队找朋友问指导做出来的影片。BWG或许并不像他出演过的其他电影一样名气远播,甚至在一些国家从未上映过,但这是他自己导演的电影。这是第一步。


在某次采访里记者曾问他,现在你自己做导演了,你觉得表演会有什么不同吗?我想也许记者都没想到,他的眼睛忽然就亮了,他说,这是一个好问题,谢谢你没有问我我是怎样保持身材的。




他说他最初接拍美国队长时就想,也许这个角色能帮助他做一些他本来就想做的事情。现在他迈出了第一步,以后他会越走越远。




我很为他骄傲。





他还是一个特别耿直的男人。




他是一个欢喜与不欢喜都挂在脸上的人,当他聊到他喜欢的话题时会特别的侃侃而谈,你想打断他插进去都得费一番功夫。但是当他被问到他不喜欢的话题时,额头紧缩,眉毛紧皱,愁眉苦脸仿佛每一个字都得是费一番力气才能挤出来的。




他有时耿直的我都替他的经济公司捏一把冷汗。他聊起《神奇四侠》时说,当你没能参加一部让自己感到骄傲的电影时,一切都变得很棘手。他在鸡毛秀被问到“你不得不号召大家去看你自己也不怎么喜欢的电影”,他尴尬地笑笑,说,“就,电影挺有趣的……爆米花挺好吃的。多吃点。多吃点。”





他是一个热心于慈善的男人。




他一直跟波士顿的慈善组织Christopher’s Haven合作,他在艾伦秀为Christopher’s Haven跳舞筹款。他和家人一起举办周末义卖派对为Christopher’s Haven筹款,被小朋友们用绳子一圈一圈地绑起来。他和Chris Pratt为2015年的超级碗总冠军打赌,他胜利了,最终Pratt穿着星爵的制服出现在了Christopher’s Haven,而他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出现了西雅图儿童医院。




他为公益组织TDRF录过视频,他去看望得了癌症的美队粉丝Ryan Wilcox。Ryan一开门,他就笑着在门外说,“你好啊,伙计,我只是过来看看,我是你的新邻居Chris Evans。”






他是一个特别绅士的男人。




他打喷嚏的时候总是用外套遮住自己,他在《复联1》的片场时帮忙用扫把清扫弄乱的片场,他在漫展上看到有拎着大包小包的妈妈抱着的小朋友大哭了起来,就走过去帮忙把孩子逗笑。




他在15年的人民选择奖上主动把手臂伸给Betty White奶奶,挽着Betty White奶奶走上颁奖台,那时很多媒体把他叫做国民骑士。他是那种一看就是从那种很幸福很温暖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家教很好,很绅士,也很关心别人。





他是一个会把流浪狗捡回家的男人。




他曾经养过一只狗,一只叫做East的斗牛犬,常常出现在他早期的照片里。他抱着它,把它带去片场,跟媒体谈起它有多棒。他把East当做他家庭中的一员,后来East去世了,他有好几年都没有再养过狗。




所以当他的身边出现了Dodger的时候,我特别为他高兴。他是在Gifted的片场遇见Dodger的,他在流浪动物收容所见到了它,它并不是什么纯种的名贵的狗狗,可是他把Dodger从收容所带回了家。他把它洗干净,带上金光闪闪的小牌子。他还会把它介绍给他的朋友们,奥妹、AM都会在采访时说起Dodger。他接受采访时说起Dodger,眉眼里都是笑意。




一个能对另一种生命格外温柔的男人,一定是一个对世界格外温柔的男人。






他是一个会像孩子一样大笑,又像孩子一样纤细的男人。




他喜欢孩子。在漫展上,或在片场时,每当他看到小朋友时,他都会格外开心。他把他们搂在怀里,抱在身上。他又羡慕又嫉妒地提起他朋友和姐姐的小孩们,他说,他想要有一个家庭,有自己的孩子。




他热爱橄榄球,当他提到爱国者和那些运动员时,他就突然之间变得像个激动的小男孩一样。他喜欢迪士尼,会摇头晃脑地唱所有老式迪士尼电影的主题曲。那些和他一起拍电影的人说他是片场的开心果,说他和AM是片场最喜欢逗大家笑的两个人。




他喜欢笑,他喜欢大笑,他喜欢大笑的时候抓着自己的胸。他会在艾伦秀光着脚拎着鞋蹑手蹑脚地走进演播厅,只为吓寡姐一跳。他偷偷躲在奥妹的休息室,把她吓的尖叫,自己笑的差点仰过去,然后又站起来大力拥抱奥妹。




他喜欢在推特上转心灵鸡汤,他的左胸纹着,“当你丢失了内心的平静,你就丢失了自己。”他总是担心自己的电影和表演没有带给这个世界更好的东西,而是噪音和垃圾。他的妈妈说他是个“思想者”,寡姐说她有时想拍着他的后背,对他说,“没事儿的,你很好。”




他还有点老式,Anna Faris在广播节目里问他,如果有个你和一个很辣的姑娘交换了手机号,真的很辣哦,当晚她给你回短信,你希望她给你回点什么?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特别惊慌失措地说,当晚不行,怎么能当晚就发短信呢。




在CE身后追赶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情。2014年当他出现在海南时,我的CP只要一张机票就能站在观澜湖看见他。但到了2016年的《队3》首映时,即使花了高价买了一张黄牛票,我也只能挤在人群中远远地望他一眼。




六个月前我参加盐湖城漫展的时候,漫展对他签名和合影开出的价格是各150刀一位。几个月后这个价格变成了625刀的VIP套餐。当我参加费城漫展时,425刀的Silver VIP套餐只包含一张合影和一张预先签好的签名。大概是为了促进其他套餐的销量,如果你想要一张CE的现场签名,就得支付999刀的美队套餐或复联套餐。




如果说每一次见到CE就像是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每当我结束了一个与他相见的梦,开始为下一个梦存钱而努力工作时,下一个梦到来了,你却发现自己预先所做的准备或许并不够。




因为他前进的比我快。




他的工作,他的人气,他的梦想,喜欢他的人。我只能更努力,因为你仍然想站在他的光芒所笼罩的地方,因为你仍然想抬起头就能看见他,因为你仍想站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我真的很爱你。你只能更努力,只能努力向前,前进的更快一些。




所以,我亲爱的Chris Evans,你不需要对我说谢谢。是我应该谢谢你,为你带给我的所有快乐,为你教会我的一切。




我亲爱的大桃子,祝你35岁生日快乐,祝你实现你的梦想。




我也祝我自己,祝我在你新的一岁里依然能见到你。




Happy Birthday to my Chris Evans.